*
*
:::網站導覽 * 統計資料 * 網站連結 * 公布欄 * 回首頁 * *
雲林縣政府文化局
*
*
::: 首頁 > 公布欄 > 新聞公告
 
*
   
  新聞公告
分享至 facebook(另開新視窗)google+(另開新視窗)轉寄列印
 
 
* 3--2017.02.16
* 元宵吃飯擔
* 公告單位:文化資產科
  張清榮 2017-02-10
引用中華日報新聞網

「吃飯擔」是雲林縣褒忠鄉馬鳴山鎮安宮元宵節的宗教嘉年華,自清康熙元年(一六六二年)至今已有三百五十多年歷史;源於瘟疫流行,王爺指示必須遶境除災,因而有各種陣頭簇擁五年千歲王爺出巡,聲勢浩蕩,場面壯觀。為解決飲食問題,神明又指示各庄輪流煮平安飯,用籃筐挑至指定地點以供善信食用。


 從最初提供給陣頭、藝閣及善男信女中午飲食的千人規模,由於傳媒介入報導及政治人物露臉搏版面;尤其在阿扁當總統的第二年(2001),鄉下人抱著覲見「總統」的心態,吃飯擔廣場湧入十萬人,號稱空前絕後。

 其實「吃飯擔」是吃人情味,是吃平安飯、宗教飯。早期吃飯擔的飯菜是村夫村婦,以肝膽為元素,以誠心誠意為佐料,在大鼎大灶所烹煮的鄉村風味餐。至今則有當場「辦桌」,提供流水席的土豪作風;或者煮起薑母鴨、炒起麻油雞、燜起羊肉爐來,現場肉香、油香四溢,令人食指大動。

 談到參加廟會遶境才能吃平安飯,這是我小學時代從過農曆年之前,數算到元宵節前幾天;每天除了撕去一張日曆,也在自製的月曆上劃記——衷心期待元宵節早日到來。

 望啊望,盼哪盼,等啊等的,元宵節一大早,鑼鼓聲終於響起。最初可能只有某一支宋江陣隊伍,起鼓整軍經武;接著是獅隊、龍隊、高蹺隊,或是藝閣車隊、蚌殼精、牛犁陣……一聽在耳裡,就覺得到處都是迎神賽會的隊伍,整個心靈就像漲水、滿溢的河流,被欣喜、興奮給灌滿了。

 元宵這一天,我和弟妹常跟隨侯家三兄弟,在他們祖母帶領下,欣然赴「吃飯擔」、「啖美食」之約。畢竟是老一輩的想法,侯家阿嬤認為沒參加陣頭成為神轎後的隨香人員,遶行褒忠鄉及東勢鄉五股十四個庄頭,就大剌剌的,直接殺入「吃飯擔」會場,是一件很要不得、很丟臉,神明會降罪及身的事情。

 侯家阿嬤強調隨香必須有「起馬」的動作,也就是從我們所居住的村庄,步行到馬鳴山鎮安宮參拜「五年千歲」;再象徵性的騎上王爺公的「白毫神駒」,開始遶行五股十四個庄頭。她說這樣才夠虔誠,而且已經「起馬」(騎馬)了,只要心誠則靈,就好像有一匹馬背負著我們,即使走再遠的路程,也都不覺得累。

 其實,我們根本沒有「白毫神駒」可騎,全靠步行;一路上都是快步走、急行軍,在三、四個小時內走了十幾公里路。雖然是冬天,卻走得口乾舌焦、腰痠背痛、手腳痠軟,腳底甚至起了水泡。等到併入遊庄的陣頭後,由於人潮洶湧,只能放慢腳步,摩肩接踵走向「吃飯擔」會場。

 走了這一段長遠的路,肚子餓得咕嚕作響,照理說美食當前,腸胃應該是「虛位以待」可以大快朵頤,將美食及飲料「輕鬆入袋」——事實正好相反,一是「急行軍」過程中,侯家阿嬤及我們這一群小蘿蔔頭都沒帶水,在冬天裡仍走得汗流浹背,有疲累之感。二是口乾舌焦、滴水未進,體內又極度缺水的狀況下,食慾不可能太好。我們通常是灌水、灌水再灌水,灌飽了胃袋再開始吃美食——頂多一碗什錦油飯下肚,已經沒有空間再容納其他食物;尤其「一口油飯」配「一口芹菜魚丸湯」解渴的吃法,肚子很快就飽了。

 「挑飯擔」的主人希望大家把美食一掃而空,代表一年的運勢會大發特發;即使沒當場吃完,也鼓勵香客打包帶回,真是標準的「有食擱有掠」——主人好客,客人珍重主人心,充分顯現鄉下的人情味。

 「吃飯擔」演變到最後,有人乾脆當場「辦桌」,請香客「吃桌」;有人則以罐頭代替,鼓勵香客當伴手禮,可說已完全失去當場席地而坐或蹲地而食的豪邁氛圍了。

 106年恰逢雲林縣主辦全國元宵燈會,遊客可以賞燈,也可以追逐虎尾糖廠虎尾到褒忠、東勢線的運蔗五分仔車;在懷舊之餘,趁機殺到吃飯擔會場大啖美食,躬逢其盛,必定可以成為一生最難忘的回憶。

 
* 相關網址: http://www.cdns.com.tw/news.php?n_id=6&nc_id=144367
*